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苹果香四溢的BLOG

看尽人家大作,写点自己小作。 除【转载】外均为原创。

 
 
 

日志

 
 

梦回上林湖  

2013-12-02 14:4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epaper.cxnews.cn/cxrb/20140910/index.htm  

       梦回上林湖 - 能不香吗 - 苹果香四溢的BLOG

 

昨我孑身一人徜徉在上林湖畔。于是乎“日所思,夜所梦”。晨间醒目,神志尚清,且梦境清晰,故急起身速记在稿。

  朦朦胧胧,隐约闻“黄布衫”步履声“噔噔噔”由远即近,我醒觉。一哈欠,顿感口渴,上身略显微热,原我没身窝藏于柴草丛中,竟已躺了半昼夜。忽抬头,瞥见窑壁东窗外已露鱼肚白。伸罢懒腰,手臂触及身边黑猫,黑猫也是一哈欠,后“喵呜”一声,纵身跃上廊梁。遂我也起身。窥炉三两门,见炉膛内暗红一片,而未显明火。此乃窑炉熄火之当时——拂晓时分。

  我——一烧炉长工。现一窑之劳作臻至也。“黄布衫”走近我,频频点头似招呼似赞许,然后掸了掸我的衣裳走开了。

  我过柴房入寝间,喝罢茶水,添炷香火正跪来祈祷:弟子他夜半启程回山南老家,师傅我盼其相亲成功且早结连理!

  遥想老母妻儿屈指掐日等我在山岙口,我披上棉袄,挽起一只行囊和两只“黄布衫”三天前赠予的山鸡,悠然动身回家。

  至窑中,“黄布衫”追上我,道:“近山瓷土早晚了,思量你家里山岙。”意思是说,近山的瓷土早晚要告罄,察看你家那边里山岙的土好还是孬。“切记,切记。”我应允道。

  近窑口:枝头残雪早已消融,溪水潺潺不绝于耳……

  进窑一月,出洞咋已越冬?初春来临了。我揉了揉双眼。

  绕过半山坡上鳞次栉比的窑,眼前呈现的是人们忙碌的景:这边手推车争先恐后,那边码土坯三三两两……都好像要赶在阳光普照大地前完成他们的活计一般。

  山道弯弯,春风满面。报春花,花团锦簇于叶丛中央;春兰花,含苞欲放。静谧山野闻谛鸟。山坡上云烟氤氲,而山下人家的炊烟更显清淡疏朗,袅袅娜娜。

拾级而下,轻盈灵动,不时已临湖堤,眼前豁然开朗:岙口右边的清山倒影在湖面上,好像被揉皱了的绿缎子向前铺展着,一望无垠;左侧的湖面宛如明镜一般,清晰地映着蓝蓝的天和白白的云,一览无余;远处波光粼粼,只见船儿不见人影儿。

辰美景,驻足洗尘,倒影如旧,而银发已现于两鬓。叹岁月蹉跎矣。低头看看草鞋已烂,我换上了孩儿娘去年纳的一双崭新布底鞋。脚下生辉,俨然是个作客郎!恰见一只山鸡跳了起来,翅膀忽闪了几下,同时还“嘎-嘎”两声。它在戏耍取逗我哩!我抛却了一切纷扰,顿感心旷神怡。

  忽有一计涌上心头。不走归家路,我另辟蹊径,欣然离开湖堤健步走向大河边的集市——九皋,寻思去购得一对瓷瓶,以馈赠我已多年不见的师兄,恭喜他花甲大寿。

  达市井,已逾一时辰,初升的太阳已高高挂起。我坐在运河桥的桥墩上小憩。廊檐下排门次第渐开;“黄袍”“长衫”进出旅店;河道边船只并靠,桅杆上“明州”“太平”号名依稀可见,还有布衣挑夫负担上下行……蓦然闻年糕、汤圆吆卖声,我肚子咕噜咕噜响。

  稍息后,我走在熙攘的人流中。间间铺面大如拱门,朱红条桌上胎质坚硬细腻,釉色晶莹纯净的尊、瓶、瓮、罐等尽收眼底,类冰似玉,钟爱至极,赞口不已。也不乏有上贡皇室之珍品!铺子店,老板、伙计难辨,或鸡毛掸掸尘,或抱拳喜迎客。优雅的二胡声更拉风,却难觅它来自何方。

  不经意间,我被迎入了“小王殿”边门的西厢房。“小王殿”想必是一老字号。我仔细端详起一对瓷瓶来。忽听不远处有人在呼我,我一转身,恰巧一个穿大襟衫的顽童在我腋下钻过,我一踉跄,手中的一只瓷瓶“咣当”一声落了地。清脆的落地声响起,且在我耳边久久回荡。我惊恐不已,又不知所措。而此时,“大襟衫”却已跑得无影无踪了。枣红脸东家闻声匆匆赶来,他捋了捋下巴上的一撮胡须,仍笑面虎在前,边打量着我边说:“勿惊,勿惊!”而我惶恐不安,正等着他的下文哩。刚才叫我的人,是我所效劳的谷窑前任账房先生,说时迟那时快,他已出现在厢房口。他大步上前拱手笑道:“我来,我来!”我敢断定,他的这一表态,无疑意味着是由他来处理该事。随后账房先生又和看似相识的“枣红脸”相互行礼。“枣红脸”道:“请进请进,有失远迎!”“枣红脸”非要迎账房先生和我入其大堂不可。坐定,账房先生便兴致盎然地把我介绍给了“枣红脸”:“先生乃谷窑的火候公公也!”“枣红脸”起身作揖道:“久仰,久仰!”“枣红脸”然后吩咐伙计,备菜上酒。原来他俩是知交。此时,惊魂甫定我既觉得唐突又感到拘谨,但亦不得不从也。我因祸得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枣红脸”诚恳地说,他要高聘我这个火候公公去他们上虞的婉窑做窑师,并育人子弟。原来,我已名声大作,“鹤鸣九皋,声闻于天”也!我不知如何应对,一时语塞。

  而梦猛醒。

  解惑:或前世之缘,还我“置身于当年的谷窑和九皋”。是耶非耶?

  我好像梦游了古时的鸣鹤老镇一朝又上林湖越窑一暮,还领略了昔日上林湖的山水风韵。一朝一暮越千年。

  来日,我还想沉浸于这一个梦幻之中,继而圆了这一个梦!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