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苹果香四溢的BLOG

看尽人家大作,写点自己小作。 除【转载】外均为原创。

 
 
 

日志

 
 

关于“一枚钢镚”的日记  

2014-09-09 14:35: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一枚钢镚,并非小题大作。

几位朋友一早邀我同去上海。车近杭州湾新区方知他们不打算晚上回来,想想自己啥都没带,如剃须刀、手机充电器等,也不顾朋友们的再三劝慰坚持己见下了车。

好在下车就瞥见不远处有个公交车站。元旦佳节,车站人头攒动,想必多半是去逛浒城的。

坐车得掏钱。我摸了摸裤兜,只找到一枚钢。我知道坐公交车需要两元钱。于是再掏钱包,一瞧,里面只有几张百元大钞和一张拾元小钞。顿时,一连串想法涌上了心头:若付拾元钱闷声不响坐一回车,我不愿意;若像有的人一样投拾元钱再收同时上车的四个人的八元钱,我下不了面子;若用拾元钱为自己和同时上车的四个人买单,我不想做,况且不知人家愿不愿意哩。那咋办呢?心里倏地闪过一念头:找人兑换呗。

我装作不晓得坐车需多少钱,手拿钢去向人打听。走近两个衣着朴素蹲在站台上的一对情侣模样的年轻人,我对小伙子说,请问坐车需几元钱?他抬头道,两元呀。我跟进说,哦,可我只有一元钱。你有零钱吗?帮我换一下。他起身瞅了眼攥在手中的一把零钱,然后取出一枚塞到我手中,给你一元吧。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竟无语了。几秒钟后,笨拙的我才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递给他,想感谢他。不想他腼腆地说,不要,不要!他没接受。他刚刚明明在抽烟。说实话,倘若他能接受我的烟,我也许会好受些。一枚不起眼的小小钢,足以让我感到温暖如春。

我倚窗迎着冬日少有的暖风回到了浒城。当我准备道别再次打量那个小伙子时,蓦然想到了鲁迅文章中的一句话:“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虽他不能与先生文章中的主人公相提并论,若我说也有先生这等感受似乎言之过甚,但他确实让我心生感激,心生亲近。

回到家,说起这件事,常坐公交车的爱人说,公交车上为他人付一元钱的事,司空见惯,大家都乐意帮助。她还说,公交车上若遇年长者为你付一元钱,你说声谢谢,恰如其分;若遇年轻人,倒不用说谢谢,只要点下头或摇下手就OK了,否则对方反会感到不好意思的。我说,高见啊,怪不得我当时也没声了。此时我似乎坦然了许多。接着她莞尔一笑,下次有机会遇人家少一元,相信你也会给的。彼时,我的脸突然僵化了。我扪心自问:毕竟乘车的大多是打工者,我当时何不用拾元钱为自己和同时上车的四个人买单呢?有人不愿意又何妨?我接着故意打岔道,记得我上次在上海南站地下通道也给过一位身残老人一枚钢镚,难道那枚钢又回到了我手上?她看似打趣回话道:是呀,没有彼一枚,也就没有今天此一枚了。

一枚钢镚,一道风景。一枚钢暖人心!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