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苹果香四溢的BLOG

看尽人家大作,写点自己小作。 除【转载】外均为原创。

 
 
 

日志

 
 

开会迟到(短篇小说)  

2014-10-14 17:2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会啦,开会啦……”心急火燎、刚冲上二楼的我,一听便知是办公室乔秘书在喊话。

今晚迟到十几分钟,心想肯定要受批评了,没想到会议居然还没开始。我像得了回便宜似的,感觉很幸运。

蹭蹭蹭跑上四楼,在推开会议室门前,我还大喘了一口气,以镇定自己,佯装是老早到的,只不过在外面吹着冷风而已。

推开门,暖气扑面而来,一瞧,里面只有六个人。正在我和大家打招呼时,门“吱呀”一声响,回头见是强总。他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提着笔记本电脑。嗨,我来得刚刚好!

强总是从隔壁他的办公室过来的。领导工作忙,准是乔秘书刚去叫他的。我思忖着。他在门正对面的圆桌边的位置上坐下后频频点头,看似在跟大家打招呼,实则是在清点人数。他一脸冷峻,还摆出了老总那副应有的架势。然后他看了看腕表,说道:

“各位,请坐好了。会前我宣布一条规矩。”顿时,大家进入了会议模式。

“今天,小乔通知七点钟开会,而现在已经七点一刻了,一打人只到了八个。为鼓励大家准时到会,在座的今每人赏金100元;除一人向我请假外,其余仨每人扣罚200元。还有,以后开会,迟到十分钟者扣100元,迟到二十分钟者扣200元……这个规矩即时生效,请小乔在会议纪要上载明。”

看来,这次他较真了。

哈哈,我真的赚了一回!我还盘算着,我明天要拿出50元钱请乔秘书喝一次午后茶,他今晚的“开会啦,开会啦”的喊话火候掌握得多好啊!

我们是一家年初刚开业、冠名为“阿卡屋里刷刷刷”的超市公司。顾名思义,本超市的一切商品均实行刷卡刷手机销售,无现金交易。因本地人对几家大超市都有这样一个戏称:若他置身于大润发超市,他会说,他在阿发屋里,如他去家乐福超市,他会说他到阿福屋里去;所以我们的超市就叫“阿卡屋里”了。只因为我们是一家迎合潮流的新兴超市,所以赢得了众多市民的青睐。故阿卡屋里的生意是不一般的红火。但员工的“上班迟到”问题却自开业伊始一直困扰着公司高层领导。

 

“本次会议是公司开业一周年前夕召开的一次会议,与会人员为中层以上干部,因会议内容不涉及经营等层面,所以大家不要拘谨,可放轻松一点。畅所欲言嘛。”强总娓娓道来,“会议议程只有一个,就是对公司员工的上班迟到现象应如何对待,展开大讨论。”

话题一打开,大家就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是啊,上班迟到,大有人在。”大刘说。

“今天早上我进公司大门时还没迟到,而为了找车位,停好车走进办公楼一打卡便显示迟到了。”小裴跟进道。

小裴话音刚落,门“吱呀”一声响起。外边的人将半边脸先探了进来。

“对不起,我迟到了。”财务部长老李说完话才把整个人移了进来。后又补充说:

“半路车胎爆了。”平时蛮健谈的他,此时倒显得有点委琐。

“到了就好。请进请进。”强总说,“各位,今晚开会的第一例迟到者出现了。老李他车胎爆了,这是个很好的迟到理由啊。有说服力。情况特殊嘛。”

听强总这么一说,老李耸了耸肩,喃喃道:

“哦,过关了。放心了。”

会议在继续。

 

“吱呀”,门再一次响起。进门的是小贝。他呼呼地喘着大气,结结巴巴地说:

“新城大道,新城大道有六辆车,六辆车追尾,幸亏我刹车及时,否则,否则我就成第七辆了。”

他把这“六辆车”仨字说得特别的响,生怕别人没听清,又好像他的迟到要归罪于这六辆车一般。

“六辆车,介多啊?”强总说,“到了就好,到了就好。”他又是这句台词。

小贝听后露出一副不安的神色,他边摸手机边说:

“强总,我把我的‘取证’给你看一下吧,我还拍了十多张照片呢。”

强总用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故作深沉,而未作答。

小贝脸上出现了少有的局促。他边找照片边向强总走去。

强总先瞟了下小贝手上的手机,然后干脆夺过手机看了起来,还津津乐道:

“好,好,好!”强总连说了三个“好”字。

小贝见此情景,颇为得意,竟手舞足蹈起来。

这时,坐在强总边上的我可耐不住了,也凑了过去,想一睹为快。强总虽有些不舍,但还算爽快,边说边把手机递给我:

“好靓哦!”

“好倩哦!”我瞧见后顺着风也跟了一句。我仿佛一下子也变得圆滑了。还认为小贝这小子跟强总关系够铁的。

其实小贝的手机上根本不存在那“六辆车”和“十多张照片”,尽是些他女友的pose照。但我不知与会的其他人有没有听清强总和我的照片观后感。(第二天我问小陈,小陈说,照片拍的肯定是好亮好清晰的呀。我说,对啊,而且照片里的人是好靓好倩的呀。其实与会的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了。)

小贝的这一招真灵,居然也过关了。

会议在继续。

 

“咚咚咚”一连串敲门声响起。会是谁呢?

听到敲门声,里面的人跟事先说好了似的,都把话茬儿撂一边了。声音戛然而止。

“咚咚咚”声再次响起,而大家依然如故——不作声。肃静一片。

外边的人似乎成了个不受欢迎的人,因为强总不说“请进”,其他人是不敢说的。

彼时,外边的人可沉不住气了,于是推门而入。原来是韩兄。他是个墨守陈规、是一非二的人。但他今晚怎么也会迟到?

不曾想,韩兄站在门里边,挺了挺佝偻的身子,立正后举起右手,来了个标准的军礼,且“报告”声清脆又洪亮。平时不苟言笑的他——一个老兵竟来了这么一招。

更没想到的是,强总居然也站了起来,试图回一个军礼,但他不知该用左手还是右手,一会儿用左手,一会儿用右手,最终却举起了左手。他羞赧而笑。

大家哄堂大笑,几个美女更是笑得前倾后仰。一向像矜持女孩的韩兄的反常表现给我们带来了一番喜悦。

少顷,强总暗示乔秘书给韩兄倒茶。我也顺手提起桌上的水壶给大家续水。

“今晚,老李他带来了第一条迟到理由,小贝他带来了第二条迟到理由,老韩,你该给我们带来第三条了吧?”强总笑道。

不知是谁先鼓起掌来。掌声响起。

会场气氛非同寻常。

生性缄默寡言的韩兄拿出了军人的勇气,侃侃而谈:

“俺乘电梯下至车库,竟没见到座驾。”他接着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妈呀,这才想起自己糊里糊涂之事——在不经意间答应小子借用俺的车找女朋友去。嗨,老喽!那么只有打的了。谁知今天打的会这么难打啊,你看,到这儿已经是快八点了;半路上想报告一下,一摸口袋,糟糕!手机也落在家里了。又不好意思向的姐开口,若是的哥的话倒是可以借的!”

再次笑声满堂。有人开怀大笑,竟把坐姿变成了葛优躺。

韩兄的一席话,可以看出他很自责,我想,与会人员应该都会原谅他的,他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

“呵呵,香烟倒是没落下,”他边掏香烟一一分给大家边又风趣地说,“今天俺要申请一次罚款(指在会议室吸烟),敬大家一支烟,让俺说声‘对不起’。”

强总喜上眉梢,慢条斯理地说道:

“室内嘛还是要遵守公共场所禁烟之规定滴,但你没必要申请这一罚款呀。”言下之意是:老韩,你可别急,正有笔罚款在等着你哪!强总边说边离座,径直向门口走去。

一只蜂王带走了一群蜂。

 

室外寒风凛冽,室内却春意盎然:春回大地的壁画和圆桌中央盆景里的腊梅花相互映衬着。烟鬼们终究抵不过阵阵寒风,一个个很快闪了进来。

强总说:

“各位,现会议正式开始。”

冷不防他把“会议继续”错说成了“会议正式开始”。抑或他是故意的。

听他这么一说,韩兄愣了一下,插了句:

“咋,原来会还没开始啊?”

“是啊,你老韩不是刚到吗?!”强总说。

强总给乔秘书打了个眼号。乔秘书心领神会。于是,老李、小贝、韩兄在乔秘书的解释下,尽管表情迥异,但都乖乖地把两张百元大钞交与了乔秘书。乔秘书把钱放在了强总面前的桌子上。

韩兄的插话,使得强总把对他们仨的处罚从会后提前到了会中。

强总拿起六张百元大钞说:

“这是罚款,罚没款给谁呢?它应该归公司小金库。我有个想法,要把这些钱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

“我们是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我们正处在大超市和小超市的夹缝中,尤其是在剁手党沉溺网络购物的当下,不但要在经营上多动脑筋,而且要在管理上大做文章。”强总继续道,“言归正传吧。‘上班迟到’问题并非刚刚暴露,虽然有制度,但没用心去抓,前天的董事长会议也提到了此问题,所以今晚开这个会,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掉。‘解决办法’希望能在下周召开的‘超市与供给侧改革’的会议上得到通过。上班迟到的原因很多,所谓的理由也各种各样,今晚的三例‘开会迟到’不已足堪佐证这一点了吗?”他的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会场气氛在骤然之间就变得凝重起来。

然后大家踊跃发言。强总认真听着并不时做着笔记。

我也想到了几招,便滔滔地说开了:

“各位,我讲以下几点:一、因为我们是刷卡刷手机超市,刷卡刷手机岗位多达二十余只,故我们要全员全能,目的是保证该岗位不缺人,一旦该岗位有人上班迟到,则其它岗位员工可及时顶上。这条也是下一条的前提条件。二、现在,我们这个‘国际大堵市’的堵车现象已相当严重,或会愈演愈烈,本人坦言:今晚我就是由于堵车而未能准时到达会场……今晚老李他们仨,我认为应该要扣罚,毕竟开会迟到、上班迟到是你个人的事儿,何况再好听点的迟到理由也能杜撰出来。所以,对迟到者皆应一视同仁,一律‘享受同等待遇’。”

掌声响起。

我侧目看了下强总。他点点头并示意我继续。于是我继续道:

“我们公司有众多爱岗敬业的好员工,我建议对准时上班的员工进行按月奖励;我们不能亏了这些好员工,不能再忽视这些正能量了。那么,我们的制度岂不是更完善了嘛。另外,我举双手同意强总会前宣布的一条规矩,我今晚也未准时抵达会场,很愿意扣罚200元。”

掌声雷动。

接着,大家就提出的观点作了认真讨论并达成了共识。

最后强总又作了简短发言:

“呵呵,创客他把我要说的话都说尽了。希望我们公司不断出现这样的创客!现我责成人力部拟定两套方案,一套是针对我们普通员工的,另一套是针对我们管理人员的,针对管理人员的要相对严厉些,除‘会议迟到’已作明确的外。当然,扣罚总不是办法,今乃不得已而为之,我总觉得打卡是件非常荒唐的事……好,我宣布,鉴于创客今晚的精辟见解和精彩演讲以及敢于担当的精神现奖励其800元,扣除应罚款200元,实得600元!”

话毕,他站了起来,将桌子上的600元钱用双手递给我。我赶紧起立,腼腆地笑纳道:

“吓死宝宝了!”

突如其来的好事——强总一言不合就奖励,让人有点措手不及之感。

掌声经久不息。

不知是老李、小贝、韩兄三位中的哪位多看了我一眼(其实是多看了眼我手上的钱),恰好被强总逮了个正着。

“这是对你们仨上午开会迟到的处罚!”强总的话掷地有声。

大家面面相觑。我也感到莫名其妙。

强总宣布散会后又追加了一句:

“今晚准时到会的,明天请到办公室领取100元赏金!”

他似乎又在考验大家的诚实度了。

大家匆匆离去,好像都把心中的疑窦遗在了会场。

 

临近停车场,才发觉韩兄跟我而来。他要搭车。我不觉欣喜:心中疑窦将释。

车驶出大门后,未待我开口,他便急着问我:

“创客,俺今晚使出了洪荒之力,戏演得还行不?”

韩兄他沉不住气,把会议上亮相的,纯属子虚乌有的,脑洞大开的强总一手导演的三例“开会迟到”真相供了出来。还说,今天上午开会他们仨是真的迟到了会儿。我回他道:

“怪不得你变得巧舌如簧了!”

不想他哈哈一笑后立马示意我靠边停车,并说:

“俺的车停在这儿哩。”

“哦,你对演戏竟亦如此敬业!”我边让他下车边调侃道。

我的世界倏地变得安静了,我驾着车,心里念叨:“大家总不会怀疑我也在演戏吧。”我仿佛想从长满幽兰的深谷里急切走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5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