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苹果香四溢的BLOG

看尽人家大作,写点自己小作。 除【转载】外均为原创。

 
 
 

日志

 
 

一次不寻常的捐款  

2015-07-27 17:1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罢晚饭,接文友单君的电话,邀我等去喝茶,想着山际茶馆的幽静,我满口应允。

八时许,仨友人欣然而至。一番寒暄后,单君便说起了一则新闻,“今在微信上看到,有人花了一万五千块钱买了辆旧车,才跑了两天时间,竟自燃了——一万多块钱,瞬时变成了一堆烂铁。幸好人没事儿。”文友韩君听后叹道,“岂是新闻,乃旧闻也。我几天前就看到了……”

他俩在继续对答。而此时他俩根本没看出我已经走神。因为我想起了源于十几天前关于这辆车的事,想起了今天早上……同时心里默念着:我曾经的爱车,居然还上了微信?(得交代下,因我同往常一样,散步抵达茶馆,故他俩不知我已换了辆新车。)

于是,时值一万多块钱的一辆旧轿车变成一堆烂铁的故事,成了今天的主题。

我边品茗边开始了叙述——

端午长假第三天午后,外出旅游上午才回到家的我刚想休息一会,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我十余天前在旧车市场转让掉的那辆普桑车,三天前发生了自燃,烧成了一堆烂铁;并信口胡诌说该车肯定浸过水,以致发生了自燃。当时,除了对车主的同情外,我的第一反应是,该车转让手续齐全,发生自燃后变成一堆烂铁,哪怕变成灰烬都与我无关;再则就是,以后在马路上再也看不到这辆车了。我竟然有一丝失落感掠过心头。我知道车辆自燃一般不会伤及人。然我问清这厮身份后还是回话道,“车从未浸过水!”没想到对方立时跟进说,请我跑一趟旧车市场,过去说明一下这个事实;还说其下家正要向他索赔呢。后我再三说,斩钉截铁地说“车未浸过水”,甚至说“又不是在法庭上,说了也没用”都无济于事。不情愿跑一趟的我,最终拗不过对方,而成全了他。

我到了旧车市场原交易的那家店铺,店铺老板用手指了指其上面二楼的一间店铺说,你上去吧。我心怀疑虑却不过问,便径直上了二楼。

二楼店铺内的人济济一堂。貌似店主(实际正是)的人耷拉着脸,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我猜度他是刚才打我电话的人。或许他才是我真正的下家(因我只提供了身份证等有关资料,办理转让手续时我并不在场)。我这样认为。他料定我是原车主,于是请我入坐。此时从众人的脸色看,我已略知一二,店主和这帮不速之客已经有过激烈交锋,而且单枪匹马的店主好像已经败下阵来。一场暴风骤雨似乎刚刚过去。未待店主介绍,我便不紧不慢地说:“我的车是一手车,而且从未去过余姚,从未浸过水(几年前余姚曾发过大水,当地有许多车辆遭殃)。”我如此说,似乎更能说清楚一般。我像是个说谎者在努力狡辩。说完后,我当机立断,起身告辞,只是用眼扫了一下众人。我思忖,若再傻乎乎地坐下去,无疑是个多余的人,虽我非不速之客;而且我不想看到“下回分解”将会如何。似乎也没听到有人挽留我的言辞。但我走的还算从容。当然他们也没为难我。其实也不该为难我。似乎又一场暴风骤雨将要来临。

当我下楼经过一层店铺时,又碰到了刚才那位店铺老板。他似乎在静等我。于是,普桑车从我脱手到它变成一堆烂铁的详细经过,才被我知晓。原来,我以七千块钱的价格转让给他后,“二楼店铺”看中外观尚好主动向他转让到手,开了约一个星期,又以一万五千块钱的价格转让给了下一家,而下家开了不到两天时间,在行驶过程中发生了自燃。“又没配一只灭火器,眼睁睁的看它烧成了一堆烂铁。”他说,“现在,下家要求‘二楼店铺’赔偿,理由一是才开了两天时间而已,理由二是有问题的车不该出售。”他还说,他没想到我会赶去。我说,我只不过说了句“车未浸过水”罢了。最后,我听他讲了一句“跟你无关”后便匆匆离开了。

回家途中我在想,“一层店铺”、“二楼店铺”似乎都在声明“跟己无关”,虽然他俩都没直言。又好像在说,车辆发生自燃,他们和我一样,不应该承担一丁点责任。

是的,按照旧车交易惯例,卖家只要把车况交代清楚就行了。当然不该隐瞒车辆存在的毛病。虽说旧车不一定会发生自燃,但旧车因电路、器械老化发生自燃的个案,也常有耳闻。谁要是碰到了,只能说他自己保养不到位,或说只能自认倒霉了。我听了“一层店铺”的那句“跟你无关”后,还为自己能及时脱手深感庆幸哩。我还料想,“二楼店铺”可能面临一场官司,不难看出,咄咄逼人的下家——车主,若“赔偿”不满意的话,是绝不会罢休的。后来我又想,“二楼店铺”说不定会把该车所赚的钱全部补偿给车主,就当没做这单生意。这也许是最后的结局。

然而,翌日我又接到“二楼店铺”的电话,说他已了结了此事,他已作了赔偿;还说,我也要赔偿,云云。呵,这是哪儿的话?我心里暗暗想,你是开店做生意的,做生意本来就有风险。而我,自感车况良好,陪我走过多少风风雨雨的一辆曾经的爱车,才卖了几个钱,现你居然要我也作赔偿?遂我在电话这头不屑地说了句“没门!”后随即把电话挂了。挂断电话后我还在想,你们做生意的,在我这辆车上赚了不少钱(七千块,一眨眼变成了一万五千块,刨去转让费用后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是两次加码),那是你们的本事,你们的能耐,但要我也作赔偿,你就休想了吧!尽管他后来隔三岔五的打来电话,尽管他还扬言道,办转让手续时用过我的身份证,知道我家地址,但均被我一一回绝,我甚至说:“除非你打官司赢了我。”我似乎已铁了心,因为,你怯懦了,畏缩了——其实他完全可以寻求法律保护(道义上出一点钱倒也未尝不可),而我不怯懦,不想畏缩,相信法律会保护我!只因为有人蛮不讲理,才导致了社会的不和谐,不稳定。

叙说过程中,两友人几次要打断我。我也知道他俩想说什么。无非是想说,我当初就不该这样贸然去旧车市场;无非是想说,他俩会支持我,我不该屈服。我想,但凡友人一般都会如此顶的,且是一边倒的。所以我没给他们插话的机会。

我又接着说——

没想到,今天早上我又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对方是位女士。“大哥您好,我们最近生意不好,这单生意我们亏了很多。您行行好,就当是捐款吧,您愿意出多少就多少。这样,我们也好少亏些。”一听便知是“二楼店铺”的内当家。这下,我可没话说了。嗨,为什么最后往往会出现一个聪明的女人呢?!“哈哈哈!”我笑完后,瞅着手机,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彼时,手机屏幕倏地变成了黑色——没电了。手机也许亦叫我息息气哪。它恰恰给了我一个缓冲时间。

说到此,两友人又要打断我。但这时的我更由不得他们打断,便说:“我今天上班时偷偷的溜了趟出去,捐了八百块钱。”

君说:“那是一次不寻常的捐款!”韩君说:“在微信上,我要第一时间跟帖呢,不,我要另发一个帖子。”于是,他俩交头接耳,开始了编写……

钱是捐出去了,但我心里依然五味杂陈。有人说“忍耐不是懦弱,而是宽容;退让不是无能,而是大度。”那么,“二楼店铺”到底是懦弱还是宽容,是无能还是大度,就不得而知了,若是他们作了全额一万五千块或近乎全额的赔偿的话。人们常说处事得“合情合理合法”。这件事的“于情于理于法”值得我们思考,值得与这辆车有交集的人们思考。不知“成功”了的车主是怎么想的?若是他得到了满足的话。

社会在进步,时代需要合拍音符!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