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苹果香四溢的BLOG

看尽人家大作,写点自己小作。 除【转载】外均为原创。

 
 
 

日志

 
 

苏歆,苏醒了(小说)——为2015年十大网络流行语而作  

2016-01-04 10:0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歆,苏醒了(小说)——为2015年十大网络流行语而作 - 能不香吗 - 苹果香四溢的BLOG

 

苏歆,苏醒了(小说)——为2015年十大网络流行语而作 - 能不香吗 - 苹果香四溢的BLOG
 

“叮铃铃,叮铃铃……”凌晨5点半,小苏卧室床头柜上的闹钟响了。睡眼惺忪的她感觉眼前迷离,但又不得不振作精神起床。她草草梳理一番后急急下楼——驾车离H赴Y。

她受集团公司委派,参加市公司员工座谈会。独自驾车跑两百多公里路参加一个会议,对于她来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是省公司没有公车,作为省公司干部,孑身参加这次会议,她认为应该要给下属公司做做榜样。

 

两个多小时后,她便下了高速。Y城到了。一路东行的她自言自语道:

“夏日的毒太阳啊,我总算熬到头了!”她同时想起了上周末聚餐时一位同学夸奖她的一句话——“好一个女强人”,不禁沾沾自喜。她拐进了通往市区的道路。

开着开着,她感觉方向盘有点重,车行方向有点不听使唤。“不对劲呀!”她嚷着,靠边停车看了个究竟。她傻眼了。原来右侧的一只轮胎瘪了。一是不会换轮胎,二是奥迪车轮胎的确也提不动,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咋办呢?九点钟的会议正等着自己,我——一个省公司领导未到场,会能开吗?若打的,让爱车孤零零地呆着,也不忍心。她想着。已经八点多了,且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看看车又看看表,不知如何是好。女强人,呵呵,好一个女强人!她自嘲着。

刚想给市公司赖总打电话,讨救兵时,见前方有一辆工程车慢悠悠地开了过来,她高兴得似见到了大救星。她像拥抱情人一般,敞开双臂拦住了它。车上下来一群着蓝衣服的工人师傅。车门上写着“通信应急车”字样,车后还拖拉着几根电线杆子。这不是自己人吗?小苏想不到今天有这么好的运气。

“蓝衣服”二话没说,以最快的速度,不到五分钟就帮她换上了备胎。

她再看了看表,撂下一连串感谢话后一溜烟地跑了。

 

她提前十分钟来到了市公司1313会议室。

“苏主任,您到啦!请这边坐。”市公司赖总把她迎入了会议室。呵,副主任的她被“荣升”为主任了。早到的几个一线员工终于看到了赖总那难得的一笑。见女领导进来,有位员工快言快语道,“主要看气质”。

会议桌上摆放着一块块小牌匾。小苏斜睨了她前面的一块,其上写着她的名字,她想,幸亏没写“首长”二字。后又觉得今天的会议不宜放置这种小牌匾,干练的她便吩咐市公司的胡主任拿走了。

九点十分会议正式开始。椭圆形会议桌的东侧坐着四位领导,西侧则坐着清一色的十八位一线员工。会议室像是个谈判室。或许是刚刚的小牌匾在作祟,虽然已经被拿走了。一线员工中虽然只有零星几个穿着蓝衣服,但小苏已把这十八位一线员工都看作了“蓝衣服”,她认为“蓝衣服”才是企业里最可爱的人。

一向板着脸的赖总亲自主持了会议,胡主任成了一名“书记员”。这,好像与往常做法相悖。因十八位一线员工均由省公司点名,即在员工花名册上随机取得的,所以赖总今天特别重视,生怕出大乱子。“今天大家要畅所欲言嗬。”这句话,赖总重复了好多遍。每每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总会露出一丝短暂的笑容。而大家看来甚别扭。他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会议进行着。赖总足足讲了半个多小时,大道理小道理,头头是道。而大家却听得云里雾里(要说切题,他对网红的评价还是有点见地的)。唯小苏以为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哩。赖总时而严肃,时而谦和。这就是老总们的水平!

接下来发言的几位员工倒是很给力,很给领导们面子。说得最多的是近年来员工的工作环境得到了改善,譬如建立了家园式公司,提高了工作积极性等诸如此类的好话。有的甚至说,在领导和广大员工的努力下,公司颜值必会大大提高。也不乏有人结合会议主题,就针对众多剁手党的非理性消费该如何发挥企业优势做好营销工作等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大家还算识相,会议没出什么状况。

赖总看看表,时间已过了十点半。他估计今天不会出大乱子了,便稍稍松了口气。胡主任此时也觉得自己几天前给赖总做参谋做得非常到位,脸上不乏得意之色。他把省公司原要求提前三天下达的会议通知故意耽搁了两天——以免一线员工“打有准备之仗”,会议中产生不和谐的音符。(呵,脑洞大开,可他大错特错了!)

小苏也觉得会议气氛颇佳,她还寻思着等会如何感慨一番呢。

坐在最北端的来自X县的个子一大一小的两位员工在低头窃窃私语,眼尖的赖总瞧见后还是委婉地说:

“二位,来,一个一个大胆说说看。”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转向了他俩。

“‘前端’和‘后端’的奖金分配制度有待领导们商榷。我们对目前的薪酬制度有意见……”小个子先发话了。

小个子话还没说完,赖总便沉下脸来打断了他:

“今天是关于‘企业发展和互联网+的座谈会。这些不是谈论的话题。”

小个子被打压下去了。猝不及防,边上的大个子随即嚯地站了起来。看来,他不懂什么是“座谈会”,座谈会可是坐着谈的呀!或许他认为站起来说更好,更理直气壮。他是个朴实的人,认真的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嘛。

这时,赖总的脸色沉得更厉害了。

“我来自X县,我叫赖勇梅,赖总的‘赖’,勇敢的‘勇’,南方梅季的‘梅’,可不是倒霉的‘霉’哦。”大个子风趣的话赢得了一阵笑声。他继续说:

“我与赖总五百年前是一家哩,赖总也是X县人吧,那一百年前咱们就是一家人!看在这个份上,我多说几句行不?”其实他也并非在请示。他又滔滔不绝地说道:

“企业要发展,首先得让员工有尊严。我工龄已有二十多年了,我的月工资目前到手是1400元左右,月奖金还不到1500元,年收入只有几万元,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过不了生活啊!几年前收入高时买了一辆车,哦,是轿车,可现已搁置在地下室了。我买不起汽油啦!”

说完最后一句话,他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他立马低头问边上的小个子:

“我的脸没红吧?”其实他不是脸红,而是泛起了红晕。该脸红的分明不是他。他是个勇敢的人!

     众人的表情迥然不同,有的在频频点头,似乎在怂恿他继续说下去;有的却蹙着眉,开始紧张了。当然,蹙眉头的是会议桌东侧坐着的个别人。那个别人为啥不想听这些话呢?为何要把小苏当作外人呢?也许他们没有。

赖勇梅环视了一周,好像在酝酿下一句话该咋说。顿了一下,他又说:

“KB的国企啊,贫富不均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不,我们的身上!赖总啊,你倒是得到了改革开放的红利,可我,我们已沦落为‘社会最低层的人’了。我们咋没获得感可言?!”说毕,他又低头问了一下边上的小个子:

“我们地区,现在的最低工资标准是多少啊?”

会议室里的人都在认真地听他“作报告”。他出尽了风头,可谓一时风头无两。有人竟还鼓起掌来。鼓掌的人显然亦是勇敢的人!

然这时的赖勇梅,心头却涌起了难言的酸涩和凄凉,再也说不下去了。

大家也沉默了。会议室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般。

少顷,来自F县的一名员工又谈及了“同一地市同岗不同酬”等更尖锐的问题。还说,本宝宝实在想不通啊。

赖总的脸色愈来愈难看了。这时的他更怕大家起哄。

     显然,赖勇梅等人也不是针对赖总一个人,那怎么会令赖总难堪呢?赖总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他怕自己的话稍有不慎,或会引发“共振”现象。法不责众嘛。彼时的他好像没领导人的水平了!若这时有个马屁精向他递上一根烟,他兴许会毫不犹豫地将它点燃,狠狠地吸上几口。日前他和胡主任曾对该次会议做过预案,刚才的几席话,他们也是预料到的,可他临阵还是畏缩了。他陷入了窘境。

不一会儿,小苏站了起来。她清了清嗓子婉转地说道:

“大家好,我叫苏歆,省公司综合部副主任。刚才老赖的话,哦,对了,我这样称呼您,您不介意吧。”她正视了一下赖勇梅后继续说道:

“集团公司布置了这项工作,省公司又随机确定了与会人员,目的也想听听最基层员工的心声。我今天终于听到了……”

小苏和赖总级别相当,他们的年收入是基层一线员工的几倍,甚或十几倍,她想想也感到惭愧。但她这时没有脸红,还表现得泰然自若,因为她同时在思考——

虽我高高在上,不知道,也没听说过公司上下级间的年收入是如此的悬殊,但赖总他不可能没听说过吧。集团公司对这一工作(指员工座谈会)到底是走走过场而已,还是对某些事要动真格了?

但对解决公司员工收入分配不合理等问题,她还是将信将疑,顾虑重重。进省公司工作不到两年的博士生小苏此时萌生了要写一篇论文的欲望,她还拟定了题目——《论国企人的收入分配》。

然她最后代表高层,还是讲了“寄希望于上级”的话。在这个场合,尤其是这个时候,她又不得不说,否则今天或将难以收场。她还是相信上层建筑的!

“我们创造的财富都进领导们的腰包喽!”

“他们好贪心哦!”

……

会议桌西侧唏嘘一片。“共振”现象初露端倪。

……

小苏似乎今天才意识到“蓝衣服”才是真正的劳动人民,才是企业的主人。她想:他们虽不怎么会“讲话”,但他们都在兢兢业业地工作着。我们不能再忽视这一个群体了。看来我要任性到底了。

 

会议结束后,小苏谢绝了赖总的客套话,与“蓝衣服”们一起在食堂共进了午餐。她已在为写好论文作准备了。

大个子赖勇梅对小个子戏谑说:

“今天,释迦牟尼和其弟子十八罗汉终于走到了一起!”一线员工非但信任小苏,而且把她看作了大救星。

小苏,你是大救星吗?苏歆已经苏醒了。“蓝衣服”们更希望她是个创客,能在企业转型发展层面大显身手。

小苏饭后也不想休息了,准备马上开路返H,因为这时的太阳正在头顶上,否则她又要顶着毒辣的西射太阳向前行进了。虽说前程谁都难料,但“十八罗汉”都在目送她离去,仿佛都在为她祈祷。

 

两个月后,署名“苏醒”的文章——《论国企人的收入分配》出现在国内的一张知名报纸上。并被多家媒体转载。

 

苏歆在其文章发表后的第三周,即第二年元旦后得到了晋升,重用。但她对自己的年收入的大幅削减却毫无怨言。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