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苹果香四溢的BLOG

看尽人家大作,写点自己小作。 除【转载】外均为原创。

 
 
 

日志

 
 

文人的能耐  

2016-10-17 15:2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子午休后在微信群里看到,飞娥说她创作的一部电影剧本得到了某导演的青睐即将签约,以及葵花安排今晚在老地方聚餐的广而告之,高兴之余感慨道:“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群里尽是灵子这样的恭喜类言辞,却迟迟不见该喜不自禁的飞娥有任何回音。灵子纳闷了,难道庆贺还未到时候?

    其实聚餐和喝茶已经成了这个文人圈子的惯例。喝茶是他们为捕捉写作素材而搭建的一个平台——邀请有故事的人侃大山,聚餐则是他们出了作品后为之庆贺的一个仪式。看来今夜又将是个欢乐美好时光。

    老地方,即是这个城市大塘河边的一家小酒店。天色渐暗,华灯初上,圈内人士欣然而至。神采飞扬的飞娥端坐在主宾席上。她是个三十开外的老姑娘,面容娇好,身姿曼妙,今天更是光彩照人。大家落座后,话题一直围绕她的剧本《有速之客》,争相了解故事梗概。圈内人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席间笑声连连,高潮迭起,仿佛今天是飞娥的出道之日。

    酒过数巡,飞娥的脸色却变得沉重起来,情绪渐渐低落,似乎有难言之隐。灵子见状,微微咧嘴一笑,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莫非故事主人公的原型真是他?灵子欲言又止。

    灵子是圈子里的长者,亦是大家的主心骨,从不沾酒的他今也斟满酒端起杯,并站起来说:“咱们圈子人才济济啊!飞娥这一创作成果,对圈子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石榴的那篇评论文章经晚报发表后被多家媒体转载,也同样具里程碑意义。来吧,大家干了这一杯!”(灵子因故未参加上次石榴坐主宾席的聚餐,觉得今也要点赞一下。)

飞娥这个剧本,自去年杀青后,只有灵子看过并提过意见。灵子曾探询过故事人物原型等,而飞娥却三缄其口,为此她总觉得自己不够朋友。其实她是在等待一个合适时机。她创作过不少中短篇小说,而创作电影剧本只能说是初涉;再说,似竹篮打水的事儿并不少见,该剧本能否搬上银幕她这个业余写手心里也没底。至今才有了点眉目。今天便是个好时机,这个好时机可是她期盼已久的。对于剧情,导演再三要求飞娥守口如瓶。平时快言快语的她今天公开前,郑重其事也和大家约法三章了,尽管重要环节没透露,精彩桥段没披露。但这些似乎又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乃是剧本的署名问题,在她看来。这也是飞娥今天试图求助大家的一个问题。

 

深秋乍寒还暖的一个早晨,一辆红色轿车疾驰在修道路面上。轿车驶过一个水坑时溅起的水花,殃及了一个衣衫袒露的中年行人。行人口念“倒霉!”后跳上了人行道。继续赶路的行人一抬头,见红色轿车在前方戛然而止,车上下来一个年轻女子,“对不起,对不起。”声银铃般飘来。“没啥,没啥,”行人受宠若惊般说,“乃俺走错道所致也。”行人回话后,却转身往回走了。“许是俺走错方向了。”旋即他又补充了一句。女子目送行人远去。“俺必须改道,必须,必须。”行人这下似在自言自语。女子走回车转念一想:怪相行人衣衫褴褛像是个乞丐,而闻其谈吐绝非等闲之辈。于是她再转身,快步追上了他……

 

    自从离开家乡,陈欢走走停停,一路南下,恍惚间来到了有着第二庐山之称的四明山。“午正抵四明,一下车,感觉像是静谧的清晨。四周青色遍野,翠色满目。虽有点疲累却绝不腻烦。平日里带着的那份烦燥不安,一到绿水青山就影迹全无。绿很庄严。俺却卑微。”他在日记中写道。

    离开满目的青绿,幽宁的山乡时,美好的情愫开始流淌,他心情无比愉悦。他多么想让时光倒流,多想让李莉和自己在此筑个小窝,哪怕是间茅草屋。空荡荡的心,彼时又多想久留此地,但囊中羞涩已无法让他有如此奢望。然他来四明之目的似乎已经达到:身已净,心已静,湛然朗朗。他觉得唯有这样,才能赴下站。

    烂尾楼在欣欣向荣的城市里真是不鲜见。这个烂尾楼盘正门朝向市中心。偌大的楼盘总有几个副门,副门就有背向市中心的,就像俺曾经拥有过的三枝花苑,以往俺散步不也走楼盘副门的吗?那俺为何老是想着副门呢?陈欢想着。主要是他离家出走,沦落为一个貌似乞丐者前是从自家楼盘副门走出的,他记忆深刻所致。他走出自家楼盘副门时尚未意识到自己是个乞丐,只认为是个“跑路”者,而现在他不得不给自己定性为乞丐了——几天前,要不是这个楼盘副门的看守人老徐接纳他,他早已流落街头了。现实如此骨感。有“高大上”,必有“低小下”,他为天地间的造化所叹服。

    他的确是落难了。女儿(养女)已成人,不必牵挂,除了女儿,他已一无所有,不,他不但一无所有,且还欠着人家银行不少钱哩。但他似乎还有一丝希望,希望“朋友”放在他处(当时为了向他借款)的一盏雍正宫灯能值几个钱,因当初“朋友”说它起码值几百万哪。但他对此缺乏信心。

    而他落难根本不必走这条路,他行过不少“春风”,他不难收“夏雨”,但他不想麻烦人家,同时又怕人家另眼相待。“别人能肆意尝试坐牢滋味,俺为啥不可以尝试行乞滋味呢?!人生就该这样,自酿的苦果嘛。”他如此唠叨,已经不下几十次了。虽他无心找工作或者说尚未走出阴影,但他依然是个乐观的人。他曾经是个腰缠万贯的人,他在风云变幻的经济浪潮中仅仅迈错了几步。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命运中的不速之客永远比有速之客来得多。所以应付前一种客人,是人生的必修。他既为客,就是你拒绝不了的。所以怨天尤人没有用,平安地尽快把客人送走,才是高明主人。”这不,他又在“讲故事”了。当然,这是对老徐所讲。

    辗转到这个城市,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只不过那么多年没有时间来。而如今,“时间”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时间了。

这里是他爱人李莉的故乡。虽然在她穿婚纱做新娘前不幸得了绝症离开了他,但她是他的唯一。虽然他们没结婚,但他认为已成连理枝,须称“爱人”。可见他是多么的痴情。或许他后来未遇到一个可以爱的人。岁月不居,似水流年,现他已近天命之年了。这是一座充满活力,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且是个慈孝之乡。一踏上这方土地,就让他感到格外亲切,“这难道是因李莉缘故?那也不尽然!”他更希望这方土地能给他带来好运。

 

    话再说回来。驾车女子就是飞娥,而飞娥眼中的那位乞丐便是陈欢。她追上他后,热忱地发出了邀请,请他明天赏个脸与她的圈子文友们喝喝茶聊聊天。

圈子里的人,以业余作家居多,都不思加入任何协会,觉得这样更自在;但他们在文艺界出类拔萃,几乎个个是高产者,小说、散文、诗歌等经常散发于知名报刊杂志,且在当地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圈子就是他们的“组织”。“组织”所倡导的是正义、担当和勇气。故,他们最想接触的人是黎民百姓,甚至是被社会边缘化了的人。故陈欢成了他们的邀请对象。

陈欢做梦都没想到,一个邋里邋遢的乞丐大清早会受到别人的邀请,要是几个月前,把盏品茗谈天地可是家常便饭的事,还有那足浴。他下意识地看了下自己的穿着,竟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而陈欢除了感觉突兀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约。他自己都感到奇怪,居然会这么爽快应允人家。在他接着像无头苍蝇般乱闯一段时间后,便有了答案:“她简直是俺爱人李莉的化身,她只不过比李莉稍年长些。” 李莉在他心中,永远是那么的年轻,永远是那么的青春靓丽。

翌日晚饭后,陈欢找个借口,向老徐借了件上装前去赴约。他气质不凡,学生时代曾经演过舞台剧。凭借这个,加上自己跌宕沉浮的人生经历,他相信自己能演好这出戏。

是晚,陈欢度过了一段久违的热闹时光,尤其当中有飞娥,他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文人雅士们的尊重、热情、真诚,自不必说。回到落脚点,飞娥妹子、爱人李莉当成了两个大男人热聊的一个话题。陈欢哪里还记得自己出门前所言。逼仄的小屋弥漫着女人的芳香。这又是陈欢久违的一个幸福时光。但到夜深人静时,他却烦心起来了,到底要不要给多日不用的手机充上电?究竟要不要开机?因为飞娥在月光下送别时要了他的手机号。可手机只是他与女儿单向联系用的呀。又是个不眠夜。

陈欢多艺多才,昔日公司内刊老总他会过目点评,闲暇时写点性情小文、忆念爱人时作些诗赋等便成了他的自娱自乐。自从与飞娥等人喝茶聊天后,走投无路的他便萌生了写点什么的想法——另辟蹊径,藉此消磨时间打发时间。许能成为一个作家,许能走进飞娥的圈子。物质没有了,精神还在!他坚信自己能走出阴霾,不再消沉颓废。为了写就自己的过去,曾经的辉煌,以及人间冷暖,他在飞娥的资助下开始了创作。抑或一个失败者也能给世人些许启迪。他思忖着。为便于联系,飞娥还送了只手机给他。于是飞娥成了他第二个联系的人。飞娥似乎也成了他的第二个爱人,她的一颦一笑,从此在他心中再也不可能磨灭了。飞娥跟李莉已经重叠在一起!

    飞娥与陈欢平素见面不甚多,而隔三差五的通话倒成了他们彼此的向往。一个单身女郎鬼使神差地喜上了一个流浪汉,她真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之感。

然而,自从飞娥在青年文学网上看到陈欢的署名为“离欢”的纪实文学《有速之客》后,陈欢便销声匿迹了,她连一句祝贺话都来不及说。飞娥一天一个电话,或白天,或夜间,不知打了多少天,对方始终是关机状态。找他那个落脚点,更不用说。“陈欢,我奈之你何?”此话不知她又说了多少回。但她坚信他安然无恙。她也许是当今世上唯一一个能读懂他的人。

飞娥感觉像做了个梦。南柯一梦?然这个梦没有停滞,她决定将陈欢的《有速之客》改编成同名电影剧本(有望拍成电影),要让梦继续飞起来,要让陈欢这个有速之客知晓这边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在等着他。心中的欲望她愈写愈强烈。

 

话再说回到老地方聚餐。这时离飞娥与陈欢失联已经快一年半了,陈欢的下落仍然杳无音讯。听完飞娥那声情并茂又略显伤感的叙说,大家无不为之动容,而对剧本的署名问题却充满争议,莫衷一是。飞娥内心隐隐地感到痛苦。最终灵子提议说:“剧本署名为‘欢娥’吧。我相信飞娥从此会变成一只欢快的天娥!”飞娥忍着眼泪频频颔首。灵子又接着说:“其实,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若电影公映一年后陈欢仍没露面,建议飞娥将所得酬金用于捐献,以帮助更多像陈欢这样需要帮助的人。”那一刻,飞娥脸上扬起了微笑。大家拍手叫好。大家更期待飞娥和陈欢那不为人知的情感故事能大白于天下,剧本所设计的结局能成为现实。

不曾想,送走命运中的不速之客的陈欢,已然是一家上市公司旗下支公司的副总。“行春风,收夏雨”得到了最好的诠释——一个十年前受其帮助过的年轻人(现为上市公司总裁)成了他的贵人。

 

文末,不得不告知诸位看官,笔者就是文中提到的老徐。老徐我一年前也入了该文人圈子,这次聚餐,坐在灵子旁,谈笑自若。飞娥的情怀不消说。而我始终要信守对陈欢的承诺,休管在他东山再起前还是后。但愿电影早日问世。有我在,陈欢一定不会错过观看。“来日方长。俺不会忘记这方土地!”陈欢说过。罗马尼亚诗人鲁·布拉卡说的一句话,深得我心:“所有的科学家加在一起才能开辟一个世界;一个哲学家足能开辟一个世界;而一个诗人却能开辟许多世界。”诗人这般,文人亦然。此话不矫情,我看好电影《有速之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