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苹果香四溢的BLOG

看尽人家大作,写点自己小作。 除【转载】外均为原创。

 
 
 

日志

 
 

一堆上面盖着布的菜  

2017-03-13 09:5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艰辛生活的背后 - 能不香吗 - 苹果香四溢的BLOG
 
 

正月过后,一切恢复正常,赚钱的赚钱,读书的读书。几天前我就寻思,要把年前的一份儿子结婚贺礼还给同学慷;若再拖下去,似水果过了保鲜期,就变味了。而我接着要讲的故事似乎就无保鲜期一说了。上午便与他在微信敲定,晚饭后我将邀上住隔壁小区的另一位同学峰前去登门。

慷家离我们至多五六里路,但要穿过半个城区。峰说路太远,提议驾他的车去。然被我否定,步行去吧,权当散步赏夜景;还说慷住的地方泊车不方便——说得像曾去过一般。其实我是担心到时慷送别我们,见驾辆宝马车心里有落差,因他家条件在我印象中并不怎么好。

“我们出发了。”“我们快到了。”微信上发与慷的两条时隔半个多小时的信息,等我们到他工作单位也未见回应,于是我掏手机,打电话。可对方是位女子,经询问并非他爱人。原来他早已换了手机号,而且这个时间段他为节约流量,竟然把无线数据也断了(这乃后话)。无奈,我们只得在他单位边上转圈。我只知道他住在单位周边。最终在一位好心人的指引下找到了慷家。

我们是从房屋南边,人家二楼阳台下被迎进家门的。房内北端放着一张双人床,东侧立着一口一字形大衣柜,柜中嵌有一只老旧电视机,正开着,中央摆了一张圆桌和几条凳子,桌上摊着碗筷。显然慷刚用完晚饭正看着电视在等我们。我们落坐后,他便收拾起碗筷进入另一间房去倒茶。我们随即离座跟了进去,见里面更局促我旋即退了出来。这才发觉他家也是个套房,我估摸整套房子不过50平方罢了。所以我所在的这一大间——卧室,被兼作客厅和餐厅也就顺理成章了。也只有这一间地面辅就了一层复合地板,而地板上那堆待腌制的雪菜显得尤为突兀。据说,他们在这里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了。

我们仨坐在逼仄的房间里,就着白开水聊起了家常。他夫人上夜班去了,儿子在杭州读大学。当峰问起为啥这么晚才用餐时,他爽朗一声笑,说下班后去给城南一户人家修了几只灯。峰快言快语:“无偿的吗?”“不,有偿。”——我们打开了话匣子。我知道他高中毕业后学过电工,进单位后便从事电工工作。凭借这门技术赚点外快补贴家用,我暗暗为他高兴。可我甚是纳闷:八小时外还能赚钱,这个家怎么还是那么简陋,根本无舒适度可言?你另外又没再买房,为何又生活得那么节俭?许是我脸上布满疑惑,他接着说:“我这外快钱是用来捐助他人的。”我为之一惊,忙问:“捐赠?做好事啊?”然他摆摆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而脸上笑容可掬。他提杯喝起水来,似乎想避而不谈。在我俩再三追问下,他才不情愿地讲了他十几年来所走过的路。“碰到比我困难的人,我都会尽点绵薄之力。我第一次捐献是蹬着自行车驮着儿子去龙山学校的……当得知其中一个孩子,其家里造了楼房,我就不再资助了,因为他家比我家好了……”平素不苟言笑的他今天好健谈,我还偷偷地打开了手机录音键。不想峰瞅了下正在播放的电视机,插话道:“那等于已捐掉好几只电视机了。”他却一笑而过。我想对峰说,那何止是几只电视机啊!即便是最贵的。为使话题继续,我又似瞄上了沙锅,问道:“这事夫人知道吗?”他沉吟片刻道:“开始不知,后来才知道。为这事我俩不知吵过多少次了。幸亏外快赚多赚少她不清楚。”话毕,他又得意一笑。我亦笑,当然是窃笑,她还真当奈何不了你!而后,他端起水杯又说:“不过,这些都是依我儿子的名义去做的。”我俩不明就里,急切地等着他说。他放下水杯,道:“我力不从心啊。做善事初衷是为了给儿子做榜样,儿子他以后一定能做得比我好——再过一年,他大学毕业就能工作了,且收入肯定比我高。哦,对了,儿子第一次打工挣的一千多元钱他也作了捐献。”他脸上写满幸福。

可我对他的前一句话相当不解,便轻轻地问:“那‘力不从心’又怎么讲?”他皱了皱眉:“本来一家生活过得去就行,外快钱用来做善事无可厚非,可现在生活得有点吃力了。”也是啊,儿子都长大成人了,总要为儿子着想攒点钱呀。不觉他面露愠色:“几年前我做了件‘错事’,闯了祸,本来就不高的工资,后来人家都加了,我可没加,只加了笔每月一百多元的加班费。这个加班费是要加引号的。原因是‘单位建房存在消防隐患,我与单位理论无果后又向有关部门作了投诉。’结果单位被处罚,我被‘穿小鞋’。因此事发生前我曾向单位提过‘加班费未按规定发放’的抗议,所以他们不给我加工资,只给我‘加班费’,且要我每月亲自去领。月收入到手只有两千多一点。”我心愀然。看着我俩忿忿然,他却淡然一笑:“呜呼哀哉矣!”“但我初心依旧。”他起身续水后又加了句。仿佛水给予了他无尽的力量。此时喝的水如泉水般的甘冽,我还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带着职业敏感和对他的敬佩,我本想对他做善事一事作更深入的采访,现却引出了题外话。他似看懂了我的心思,微笑着说:“你不必对我做善事多加关注,或耿耿于怀不放,还是写写社会不公平,缺乏公正的事情吧。”我竟然无言以对。当然,我满脑子在想,日后我该做点什么。大家默不作声,只有电视机仍在聒噪着。

见我一副不置可否的神情,峰终于打破了沉静,讲了句此刻最为熨帖的话——你身体还好吧?他瞧了下我俩的头,不由哈哈一笑:“白头发我比你俩都少哩。身体还行,只是春节后那一次献血,说我血压有点偏高,接近临界了。可那次献血不要成为我的最后一次哦!”

临走,我再一次看了眼地上的菜,一堆上面盖着布的菜。

“甭管他供职的是啥性质单位,我懒得对他们的做派作任何评论。而为了‘初心依旧’,他只得比原先付出更多了。”“而值得欣慰的是他已然有了接班人。”回家的路上,我俩沉默寡言。远眺新城河两岸灯火璀璨,如同白昼,可我的心情无比惆怅。想必峰亦同。尽管这边道路黯淡无光,但决不会迷路,即便我们踅进了小路。


一堆上面盖着布的菜 - 能不香吗 - 苹果香四溢的BLOG
 
一堆上面盖着布的菜 - 能不香吗 - 苹果香四溢的BLOG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