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苹果香四溢的BLOG

看尽人家大作,写点自己小作。 除【转载】外均为原创。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梅林湾的天——“八一”即将来临,谨以此文献给我农场的战友们  

2018-05-31 10:2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顺口溜溜得妙,“党湾、新湾、梅林湾,一路向北都是湾,后面还有个杭州湾……”可见梅林湾的地理位置已跃然纸上。要是三十多年前你坐班车前往该地,那边戳着的一块站牌便会告诉你此地就是梅林湾,但或许离你的目的地还有数公里,比如到我们部队。当时的梅林湾所在萧山围垦区,地域广袤,人烟稀少,而农场众多,我舟山部队梅林湾农场便是一分子。几十年过去了,今昔难比,据说梅林湾今有高速公路贯穿,已成为杭州大江东产业集聚区。梅林湾,犹如旧日情人,我念兹在兹。


想当年,我们晚上九点许抵达部队。是日感触我有文字记录:“从宁波白沙路陆军码头坐车启程,尽管一路凉风与尘土相伴,后程越走越荒凉,尽管半路上已饥肠辘辘,还羡慕赴舟山的新兵登艇前分得面包,但我们能忍,这些不算什么。四野寂静,灯火微茫,从下车点(场部)步行至连队,始终未见部队该有的设施和装备,料定是夜色模糊之故或有伪装,非我等可识。部队给的‘见面礼’——我们领教了个下马威——喝的水是咸的,吃的饭是冷的,睡的铺是草垫地的,似乎是情非得已或情有可原,不必计较。今儿心潮起伏,舟车劳顿,明儿我们依然步履坚定!”


然而,始料不及,意想不到的是,部队并非我所憧憬的天地。翌日,随着一声哨响,我们自觉不自觉地起床。排长宣告部队生活开始,我们便成了战士。走出营房,环顾四周,但见十来个肩扛铁锹的老兵列队走向远方,我不由一愣,心中顿生疑云。一阵风吹来,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浓郁的泥土气息。用过早餐,穿上旧棉衣,下地种油菜,我们俨然成了农场兵。我不再责备排长忽略介绍农场,只是心里空落得疼,沮丧不已。


新兵连生活是难以忘怀的。部队做到军事、农事两不误。紧张的工作、生活、学习靠的是严明的纪律、老兵的身传言教和干部的以身作则,短短三个月,除占据重要地位的农事外,我们完成了三大条令学习,队列训练,以及步枪瞄准、手榴弹投掷乃至实弹练习等。


就我而言,新兵连最惧怕的事莫过于夜间紧急集合。所谓紧急集合,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悄无声息地摸黑穿上衣服,打好背包,奔去营房外集合。我连通常在熄灯后一小时内或拂晓时分进行,集合后往往还要出营区跑上几公里。期间,必然存在的最后几名入列者和跑步过程出洋相者,如背包散了、鞋子脱了的人,归队后要接受领导指摘了。这个倒是其次,我惶然主要是每晚熬过难捱时刻——一小时。有时,前半夜进行一次后,冷不防它会来第二次,记得最多的一夜竟达五次。比如说,在再次躺下时有人嘀咕啥的(白天的高强度劳作或训练,再加晚上的担惊受怕,情绪难免会有所波动,毕竟是新兵),那就“有望”再次折腾,因为他的错瞬间就成了大家的错。所以有时候我们自己也会估计到它的不依不饶。如此“促狭”,真真让人哭笑不得。相当长时间它与我们不离不弃。


当然,年青人都能应付过去。这种应付需要我们有认识,如什么是铁的纪律、何为团队精神等。认识的过程也是适应的过程,有足够的认识,方能适应部队生活。人人皆然,概莫能外。这就是磨砺,农场兵似乎更需要这种磨砺。


有苦也有乐。晚饭前点名,每听到领导布置晚上工作“穿大衣,扎腰带,带小板凳,看电影”的那一时,我总是压抑住欣喜。随后的晚餐也会变得有滋有味,虽然还是那老套的饭菜。想必战友们也一样。看电影,无疑是我们奢侈的幸福。


如果说,紧急集合是部队磨砺人的一种手段,那么,挖鱼塘便是农场磨砺人的一种方法了。如果说紧急集合是培养我们雷厉风行的作风,那么挖鱼塘便是培养我们吃苦耐劳精神。冬季,农事相对少了,而部队的工作还是很多。春节前后,我们连续开挖了好几个鱼塘。这是我们几个生产连最繁重的工作。鱼塘并非方方正正,它像条河流,宽度不少于三十米,长度则上百米。挖掘命令由场部逐级下达。连、排、班都会立下军令状。立下军令状意味着要提前完成任务。看着身边战友不辞劳苦地奋战,从未干过农活的我自愧不如,但我不气馁,不甘落后,寻思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自己的不足。于是在劳动间隙搜集正能量,利用休息时间写报道,同时体现自身价值。


进步总是得人心的,也是值得欣慰的。挖掘刚开始时,不乏投机取巧者,“干活磨洋工,拉屎三刻钟”,觉得逃避一会儿也好;然至后阶段,好像都有了新的认识,战友们拧成一股绳,班与班、排与排、连与连之间,以集体荣誉为重,你追我赶,力争上游,以致保质保量提前完成任务。官兵们站在旌旗招展的堤岸上笑逐颜开的一幕幕,成了我永恒的记忆。


挖鱼塘任务完成后,新兵连也快结束了。不日新兵连解散,新兵补充到老兵队伍,部分人员分配到机务连、副业队等非生产连队。我们从迷茫到笃定,部队作风农场作风了然于胸,明白了责任和担当。我敢说,我们是一支拉得出、打得赢的部队。


朋友你看到此,或会说我们苦。其实我们的前辈苦更甚,农场开荒时他们不仅仅是挥汗出力,日晒雨淋,还得忍受其他煎熬,因为那时的梅林湾“三只蚊子一盘菜,三只老鼠一麻袋”。好在后来人继承了光荣传统。那件浸染过钢强者气息的旧棉衣不就是最好的佐证吗?!不光继承传统,还享用氤氲过钢强者气息的桥洞澡堂呢!梅林湾的天,见证了一茬茬流水的兵。


我们宁波兵虽大都只待了一年(转年调往舟山),但收获颇丰。我们从一名普通百姓嬗变成一名解放军战士,从一个稚嫩懦弱的学生锤炼成一个“十分工”农场兵,学得的一切,终身受用。记得二十年前的一次回访,嗅着稻香,重走望不到头的田埂时,我曾这样感慨:那是泪水与欢乐并存,艰辛和收获同在的一年!今天再加一句:正气漫天际,真情溢田间!我怀念那个纯粹的年代和那些傻傻的官兵。每每聚会,战友们总想表达对梅林湾的殷殷之情,因为和她的感情是深入骨髓的,即便其已面目全非。梅林湾就是我们的情人!


梅林湾的天,是晴朗的天!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